星垂

策瑜/磊伦/福华/梅西/奇异玫瑰/豹玫瑰/BCMF

   【奇异玫瑰】疤
·私设
·第一次尝试,请多多指教批评
·我坚信博士还会回来的
·但是我还是好难过🌝
·OOC预警呜原谅我多给我点建议吧爱他们更爱你们
















   他亲吻隐在Everett额发间的伤疤,淡粉色,狭长的疤痕。


   事实上,这疤算是史传奇先生和玫瑰小姐的半个定情信物。事情要追溯到他俩在牛津大学当校友的日子。那会儿史传奇先生的名字就已经具有了足够的传奇色彩,优异的成绩和在神经外科方面的极高天赋,使他在牛津大学医学院乃至整个牛津这个人才济济的地方名声大噪。然而这名声不仅有对他的啧啧称奇,更有对他傲慢自大的无情批判。史传奇先生对这些毁誉参半的议论声并不介意,那只是愚蠢人们的无聊产物,他可没功夫搭理。他很忙,懒得与任何人计较。当然,他也懒得与人交往,总是独来独往,形单影只。
   玫瑰小姐和史传奇先生的情况截然不同,他向来开怀乐观,就像个小太阳,温暖且不灼人。大家当然乐意同这样的人交朋友。于是Everett的大学生活顺理成章的丰富多彩,虽然他成绩中不溜,人也看似平平无奇。

这样的两个人本来就应该毫无交集的。

但俗话说的很妙,命运总是爱跟人开玩笑。

他俩的初见俗套的就像肥皂剧里男女主角的相遇。
   那是一个夜晚,校门口闲逛的Everett目睹了一群人对Stephen的拳打脚踢。后来据Stephen回忆那是自己毒舌的后果。好吧,没办法,谁叫他是史传奇先生呢,走在路上多多少少都会遇见几个想暴揍他一顿的人。只是这一次单方面围殴真的很严重,熬夜学习沉迷神经外科学的Stephen跟本不是那群人的对手,确切的说,毫无还手之力。
Everett认出了他同学口口相传的奇异学长,他热心肠贯了,冲上去就要拉开对Stephen实施毒打的人。显然对手的嗤笑表明他们低估了Everett的实力,他很快就让那群人笑不出来了。被打趴下的领头混子极不甘心,抓起地上的玻璃啤酒瓶扣在了Everett的脑门上,成功又屈辱地被一脚踹飞。于是Everett喜提勇者伤口。并留下了一条代表着他善良勇敢关爱他人呵护传奇的疤痕。
那群人终于做鸟兽散,Everett拍了拍趴在地上的Stephen。
“学长,没事儿了。你还好吧?”
“很好,谢谢。”
“哦天呐学长,我可算是你不严格意义上的救命恩人,你对我就不能不这么惜字如金吗?我这是造了什么孽,你态度可真算不上良好,不过如果你能请我吃饭的话我就原谅你。”
“抱歉,我不需要你的原谅。”

后来史传奇先生还是请玫瑰小姐吃了顿饭,依旧是高冷的能把人冻死的态度和加起来不超过三句其中有两句是你好和再见的话。
不过Everett牌小太阳才不会介意,他坚信自己能感化奇异冰山啊不优异学长,并和他成为好朋友,他可是个爱广交朋友的人。
后来他们果然就像肥皂剧里的男女主角一样滚到了床上,成为了“好朋友”。
亲密无间的好朋友。


现在Everett的“老友”史传奇先生在床上动情地亲吻着他和玫瑰小姐的定情伤疤。
显然,他们刚刚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情事。
Everett 看着那双里面只装了他的脸的眼睛,他问他:
“Stephen……你能承诺给我一个家吗?我的意思是,你明白的Stephen,只有我们两个的家就足够了,不过你要是乐意的话,领养一群捣蛋鬼也不错,让你的斗篷爱人每天给他们念魔法故事。真是个好主意,就这么办。” 


“当然,我乐意至极。”
“……Stephen,我是说假如万分不幸,那天真的降临了怎么办。如果……如果我们不是幸运的那半数人。”
“真的到来的话……你会握住我的手吗?”
“会的。”


后来Everett终于认清了史传奇医生的本质。
再傲慢再奇异,
也不过是个骗子。
无耻的混蛋,他记他一辈子。

评论(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