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

策瑜/磊伦/福华/梅西/奇异玫瑰/豹玫瑰/BCMF

[策瑜]把酒祝东风

天呐好棒

任性滿分的金谷:

王者桥段


算是把心动很久的梗终于胡诌出来了


‘昔日江东旧主可有投胎?’


‘八年前投成了一股东风。’




————————————




秋风起兮白云飞,正是天地间最澄澈的时光。




桂木肆虐地盛开成漫天漫地的鸭黄色帷幕,于微带肃杀的金风里瑟然而泣,仿佛被魇症牵绊,慢慢于久远褪色回忆中苏醒。




几缕驳杂琴音断续厮磨在梦里。




曲有误。




那人指腹厚茧摩挲过琴弦的触感和温度,似乎于梦中久久残留在指尖。




一如于府邸颔首垂眸应下那老者所托时,所思所想,依然是寿春初遇那天,头顶那片晴好如洗的天空,流云倚风于穹顶摇曳而过,牵出点滴明朗的旖旎意味。




这世上原无筹码足以威胁公瑾。




如若没有那一纸神魔晦暗的辛秘,如今的情形也并不会好上半分。




于赤壁一役早成定局,无人能阻。




海上风浪如刃,席卷肆虐洗去盈满胸腔的焦灼战栗,唯独远远望去旌旗猎猎战鼓促急。




祭坛上,一缕清风自颊边掠过。




一如他一步一步,踏着纷扬棺盖自江东打马而至,那身躯因坍塌而不朽。




『料你必赴此约,便先走了八百里。』




赤壁火起,火舌自江面乘风霎时间便烧成了一条跃动的赤色屏障。火焰本炙,此刻却比春风秋月更教人流连。那几乎能灼伤双目的大火成就了今后无数个夜晚的梦魇,和着那股自远方而来的东风。




『此役终了,便是我践约当初亏欠于你的江山。』




又是一声错了音的琴声,悄悄然响在梦里。




周郎顾。




那人指腹厚茧摩挲过琴弦的触感和温度,似乎于梦中久久残留在指尖。








伯符。

评论

热度(26)

  1. 星垂八百八追雀。 转载了此文字
    天呐好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