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

策瑜/磊伦/福华/梅西/奇异玫瑰/豹玫瑰/BCMF

【磊伦】冬





  冬雪雪冬小大寒。

  今年冬天格外冷,大寒时节更是凛冽。

 

  夜深了,鹅毛大雪没有丝毫停下的意思,纷纷扬扬的铺落在茅草搭成的屋顶。小小的木屋要被白茫茫完全笼罩。

  青衣少年拂去满襟风雪,推开了吱呀作响的门。轻手轻脚地把带着融化雪水的枯草放在桌上。枯草并不是完全枯败了,还微微掺着点绿意,在这种天气里已勉强算是拥有半分生机。也不知道那人怎么想的,非要他去摘花。

  这时节,哪里还有花。能找根冒青的草已是及其有幸。

 

  少年抽了条凳在破木桌前坐下,添了一把火盆,看着火烧得更旺了些;静坐了一会儿,少年扯下佩剑,哐啷一声掷在地上。腰上别着的令牌和酒囊一同被扯落,咕咚滚到他脚边。少年没去捡那块剑派盟主令,倒是弯腰把酒囊从地上捞起来。

  狭小的屋子里只有摇曳的烛光和火光,照着少年面孔;酒香很快散开了,少年边饮酒边讲着闯荡江湖的阅历见闻,声音低低的,像是怕惊扰了谁的好梦;讲累了他便停一停,呆坐一会儿,然后继续兀自低语。

 

  不知是不是一滴水落在了什么地方,发出轻响。

 

  少年爬上窄小的床板,和床上躺着那人肩并肩挨着。他把手伸进那人的衣物内里,摸到了他的肋骨,像是放心了点,迷迷糊糊地就要睡去。

  过了一会儿似又觉得睡得不舒服,于是抱着那人的腰,蜷在他的身边,枕着他的胳膊,把头埋在他的肩前。

 

  周遭静悄悄的,只有风声。

 

  “哥,这屠苏酒没去年那么不入口了。回头带你关中,去喝那儿的杜康,听说一醉解千愁呢。”

  “哥,我想好了,春天一到咱们先去洛城看牡丹,今年开春儿我比试的时候就是在洛城,那牡丹开得可真勾人啊,又明又艳的,像你。不过比你还差点,你可不像花一样娇气。”

  “看完牡丹就到姑苏赏景去,那里可跟咱们这小村镇的景象完全不一样,富庶又独特的很,到处是潺潺流水和乌篷船,我猜你还没见识过江南水乡呢。”

  “最后就去我那剑庄住下罢,你不是最喜欢看我舞剑了吗。这儿我施展不开拳脚,到那边好好给你耍几式我摸索出的独门绝活,你到时候可得好好夸夸我,不过也别太激动了,那都是些花架子,耍了也没什么用。”

  少年轻笑出声,“不骗你,要这些没什么用的。”

 

  “要这些干吗用呢,没什么用的。”

 

  远处,雪越下越大,“哗啦”一声压倒了后院外的柴棚,闷响声犹如茫茫雪夜里的一声梆鼓,令少年猛地惊醒,睁大了双眼。

 

  少年握了握那人早已冰冷的手,发出了一声绝望的咳,雪夜的孤独与冰冷刹那间铺天盖地地压了上来,令他无法喘息。

 

  他全身发抖,一时间提不起力气,跌跌撞撞地下床,推开门冲进雪地里。 

  少年跪在雪地上,终是忍不住大哭起来。

  那哭声甚是肝肠寸断,是嗓音嘶哑,声嘶力竭的嚎哭。却终究没能撞碎孤寂的寒夜。

  他伏在地上,两手抓着雪,肩膀不住耸动,片刻后又用雪擦拭眼鼻,擦的满脸通红,额上、鬓发上、眉毛上全是雪沫。

 

  木门吱呀作响,风雪呼啸着卷进屋内,吹熄烛光,冷却了火盆中跳动的火舌。雪花轻轻覆上那人的面容。他眉眼安详,唇角微微翘着,紧闭双眼上的睫毛弯着弧度,一片温柔神色。

  像是在做一个好梦。

 

 

 

  清晨,一轮旭日捎着光华万丈的亮缓缓升起,积雪映着金色的朝晖。大寒一过,万物复苏。

 

 

  却仅此一个冬,再无春来。





555爆丧,睡不着,想流泪。今日小目标:把暖流写完。


评论(3)

热度(28)

  1. 铁骨铮铮单九九星垂 转载了此文字
    不行我是真的实力安利这位太太写的文!文笔超级好虽然这篇虐了点吧……(;´༎ຶ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