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

策瑜/磊伦/福华/梅西/奇异玫瑰/豹玫瑰/BCMF

【磊伦】孤灯(1)

  • 民国AU 吴语/伦比
  • OOC,小学生文笔还逻辑渣
  • 初尝试,请多多批评指教
  • 欢迎指正文中相关历史内容的谬误之处

 

 

 

 

[1945年8月15日,日军宣布无条件投降,抗战胜利,南京举行受降仪式。1945年9月12日,上海举行受降仪式,国民政府宣布由汤恩伯率第三方面军接收沪宁地区。]

 

国民政府宣布上海正式光复的那日,吴语从苏南根据地专程赶来。

 

那天上海万人空巷,人群拥堵在举办交接接管权仪式的广场,吴语也在其中。时值初秋,法桐树的叶梢染着一丝金黄,在秋风中扑簌作响;秋老虎势头不减,没有树木遮挡地方的日头滚烫的耀眼。黄浦江边绽放了白日焰火,鲜艳彩带坠入平静的江水,缓缓漂浮着。有人攥着黑白照片痛哭不止,有人拉扯着青天白日旗欢呼雀跃,有人在街边长跪不起。

 

吴语的眼中映过了各种各样的人,想起了那个揽着他肩膀叫他小语的男人。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很久远了吧。

 

可他总是突然记起来。

 

吴语摸出了怀里那听存了挺长时间的茄力克,五十支整,不多不少。他啪的点着一根,放在了长街边上。烟雾很快散了开来,他静静盯着微红的火头出神,于是面容在青烟缭绕里有些模糊了。



“一寸山河一寸血。血染红的地方,终归是救回来了。”

“你看到了吧。”

 

 

章一

1938年冬。

上海成为孤岛的第一年。

伦比在那样一个夜里遇见吴语,并不完全知道意味着什么。

那天晚上上海罕见地飘起了细雪,不算得纷扬,却是有些密的,夹杂着湿冷的寒。没有月亮,租界的灯光更亮。

 

照旧是周璇的甜嗓儿,“夜上海 夜上海,夜上海是个不夜城......”华尔森歌舞厅几乎每天晚上都要放上个把小时的《夜上海》,生怕富贵人家不知道自己的店有多么好似的。伦比倒也不是讨厌周璇甜的发腻的嗓音,相反他还挺喜欢这个女演员兼歌手的歌曲,旋律动听,歌词动人,唯独这首他的确是不爱听的。

可又不得不听。

舞池中红男绿女跳的欢愉,处处透着一股子繁华洋场的劲儿。伦比不喜欢这种感觉。安稳的假象罢了。

倒也是,孤苦无依的境地,还不找点乐子图个开心吗?

假的真不了。

 

伦比又开始等的不耐了,接连五天等在这儿,别说成功和上线接头了,连水影同志的半个影子都没见到。叫他心里七上八下的。

莫不是出了什么岔子?

伦比知道现在不能急躁,李同志告诉过自己,做地下工作是个耐心活儿,万万使不得的就是急躁。急躁生忙乱,忙中出纰漏。

他以前在组织里没接到过这么艰巨的任务,最多就是负责文书编辑、宣传教导等思想工作。前段日子多方打听才得知自己和南京那位表叔有点亲缘瓜葛,这么好的机会他哪肯放过,于是辗转联系上了表叔,求他给自己谋个好差事。表叔追随汪伪有一段时间了,顺理成章地把他塞进了特务总部的行动队,让他混个普通队员,有口饭吃。也因身份如此,伦比自然而然地成为接 受组织上下达的地下任务的最佳人选。对于组织信任自己并交给自己这么重要任务的事,伦比心里既紧张又有些许隐秘的兴奋。

兴许是年轻人的精气神儿吧。

乱世中的信仰总能鼓励人抛头颅洒热血。不顾一切。

 

彼时他还不够了解大义是个多么沉重的东西。也没能彻底明白隐忍蛰伏是种什么样克敌制胜的力量。

 


评论

热度(11)